关于我流阿鹏

我流鹏球。

本文花式吹鹏预警。

 

还是没有想好叫什么名字,就先叫他深圳吧。

 

长相也没什么特别。头发比一般男生长一点儿,发尾也有一点翘,不是很乱,但是就是梳不下来。刘海的长度是不可能在中学班主任的同意下出现的,眼睛很亮,很好看,很干净,眼角稍微上扬,里面发出的光是很张扬又很耀眼的。他这个人和街边每个中学生没什么不一样,看打扮不过芸芸众生中的一个。但身上就是有一种精气神,是年轻人的蓬勃朝气。

阿,年轻真好啊。

 

阿鹏的脑子真的特别六,不只是说他做题(差不多就是城市建设和发展,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用好玩一点的说法)快准确,是说设计之都鬼点子真的很多。他解题思路脑洞清奇,却也不是不记得标准做法,就是看咦哇这个地方好像有点意思,我们换条辅助线怎么样啊。是那种老师在台上讲题,说完这个题是很典型的什么什么类型的题之后,在下面能换个做法分分钟秒杀标准答案的人。这种人啊,用我们的话叫做——逼王。

诶你别笑啊,这可是要装得很好的逼才能被叫逼王的。他的答案很短的,因为只记解题思路,草到一种鬼画符的境界。其实写的很快,深圳速度不是吹,就是懒而已。

 

是啊他其实很懒,尤其是懒得在没必要的事情上花时间。什么是没必要的事情呢,说白了就是那些纯形/式/工/程,在他眼里干一件事情一定要有意义才行,你得说服他,但是原因可能不用那么严谨。他那么好玩,如果纯为看自家老哥出糗,也会大老远坐十分钟的高铁跑过去的hhh。

他其实很少作为一个城任性,但是作为人他浪的很嗨。也许他比起一个城更像一个人,他的行为是有趣而古怪的,他就像模拟联合国会议上侃侃而谈的青年代表,也像背着帆布包挂着耳机玩着手机喝着奶茶的普通高中生。这时候他真的是令人心动的可爱。也许他其实也是骨子里的商人,谁亏了他也要偷偷讨回来的。形/式/主/义/工/程可以,但你必须得让我一步,不管是从设计,资金,还是管理上,这里面必须要有一个我自己的point,即使是形/式/主/义/工/程,也不能是典型形/式/主/义/工/程,不然我大深圳的脸往哪搁啊。

说白了就是,你要我配合十/九/大搞一波宣传可以,但是你不能阻拦我在墙上画小黄人。为了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的名头弄点街头标语口号建筑都OK,但是我就是要在宣发视频里放快闪60秒。我就是要随着音乐一起摇摆摇摆摇摆,对,爷就是这么酷。你这么任性,那我也要任性一把嘻嘻。

他就像是来了青春期的三好学生,学会了无伤大雅的任性,也许只有这样,才能适应他自己有时候都难以置信的发展速度,适应他永远学不来的官场客套。他不幼稚,又怎么能成熟呢。

 

讲讲他正经的时候。

深圳其实是很认真的,因为他有时看起来实在吊儿郎当,深圳速度又使他短时间获得了一大堆成就,总让人觉得他可能是起点男主自打外挂的,如果不是上头那么多哥哥姐姐还有别省的老资历压着,起码能成为地方一霸。

可是他其实真的很努力的,这世界上哪有不努力能成才的人啊。他长得太快,四岁那年就已经初具规模,从一个啥基础都没有的襁褓里长成一个翩翩少年。他很小就开始学习,学香港,学上海,学国外,他什么教材都学过,什么题都做过。他现在还在学呢,他和他的学生一起学。深圳中考升学率不过百分之四十,他和学生们一起做题,看书,在周末城市各地的角落来来回回地坐着地铁,带着一身的疲惫。他常常很晚才睡甚至熬夜,但第二天却永远没有七点后起床的机会。

他的学生们太过两极分化,普通中学的学生毕业时不知道还有多少同学还能说一句再见,五大初中的学生到初三时同样拿着国外的offer飞奔远洋。越努力的人往往越认真,这是真的。我们初中是满升学率的近年中考第一,但初中的时候班里每个人对自己都更狠,毕业的学姐在马化腾上写:“鹏友,你见过凌晨四点钟的夜空吗?“

 

工作加班更是例行常态, 深圳很小就学会用咖啡让自己保持清醒,晚自习前泡一杯,加班前泡一杯,也许人生走到尽头前还要泡一杯。

不好意思,你可能还要活很久,就不要想着解脱的日子了。

很久以前他出门还会认真打领带的时候,曾经在一个深夜去深大边上的酒吧试图把自己灌醉。那时候他已经累到不行了,可是眼皮子就是合不上。那一天他前所未有的狼狈,所有这个城市打拼过的失意过的人的梦想和压力,都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,紧的让他几近窒息。他很没有尊严的趴在吧台上,头微微侧着,眼里面满是酒吧里流光溢彩的繁华景象,他在看着他自己。我说过的,他眼睛里有光的。

那天他到最后面都还清醒异常,他说这个时候还有很多人在加班,他睡不了,也睡不着。

不过还好他早就习惯了,后来也渐渐学会放松。而且为自己的梦想打拼,终归还是幸福的。

他实在是,努力地令人心疼啊。

 

是自己的东西这一点,对他来说非常重要。

阿鹏不算是完全的理财男,他会坚持跟你说最近银行势头不好我们试试区块链吧,也会一脸真诚的表示小哥你生意不错啊要不要来B股上市,但是他不会把所有的钱都守着,他和所有在深圳辛勤工作的人一样,为自己挣的的每一分钱而骄傲,为自己能够自由支配他自己的每一笔钱而自豪,不管它们被用来投资,积蓄,还是任性。他并不爱钱,但他能够得到一种满足,那叫自由。

 

下面严重煽情。

 

很多时候他也会觉得,自己是不是走的太快了。毕竟快这个词有很长一段时间在中国历史上意味着不稳,意味着危险。他也有点害怕,深圳房地产搞这么大,到底什么时候会跌?什么时候,他会搞不下去了?

后来他发现自己这么不安心,终归还是缺少一种文化底蕴,尽管他是个粤家人,但是他其实连粤语都港不标准。他还是很喜欢珠三角这个大家庭的,他们每个人都很好,为数不多的一起坐在饭桌上的日子也令他感动。尽管他还是习惯在沙发上啃着泡面刷着手机,但是所有人举杯碰酒,脸上带着欢欣笑意的样子,让他感受到一种血脉上的相连。

他在无形中,窥得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快乐,像珍宝一般。

当然他还是没那么坦诚的,他其实也挺在意被人怎么说,尤其是这些哥哥姐姐对他的看法。他有一点点怕,有一点点别扭,有一点点不知所措。但是他想要去接近,而他知道他够得到他的兄长的一点无言的支持,哪怕是偶尔蹭个饭什么的。

 

其实不管怎么样都无所谓了,他这样想。我们年轻人热血一点,相信明天会变得更好的嘛。既然定义不了自己,就干脆包容整个世界好了。

这话太中二了,他一边装作无所畏惧的样子,一遍偷偷的在心里捂脸,又仍不住期待的笑。

 

啊,果然还是个小孩嘛。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,我写的好累啊。手疼。私设居多,乱七八糟的。

评论(11)

热度(13)